第1

小说:逐梦 类别:青春校园 作者:佛柳 字数:2676

七月似流火,太阳炙烤着大,奶奶摇着扇子给讲故事,一旁听着MP3,发财屈着前腿趴伏脚边,一条舌头伸嘴外边“哈哧哈哧”喘气。

发财一条黄色土狗,刚出生被人扔垃圾堆里,那六岁把它当成玩具拎回家里。

说这狗还未满月吧,瘦成这样,可别死家里了,晦气,扔了。

坚持将它留下,不同意,闹,结果吃了一顿“竹板炒肉”。

依旧不肯屈服,敬他条汉子,除此之外,无能为力。

妈妈弱弱求了一句,被瞪了回去。

最后还奶奶出面将这土狗留下来了,为了祛除晦气,取名发财。

:“姐姐,这狗什么品种?”

答道:“中华田园犬。”

兴奋蹦起来,嘴里不停说什么“这品种名字好好听”。

:“……”

转眼三年过去了,九岁了,上小学三年级了,而也初中毕业了。

发财早已长大,也不复当初瘦弱模样。

“孟兮,你信。”村长穿着一件褪色红色汗衫,脚趿着人字拖,站马路边朝挥手。

看到了他手里拽着土黄色信封。

怎么会信?

满腹狐疑走过去拿了信,屁颠屁颠后边,非要同一起看。

当然不同意!

身后拼命拍巴掌,嘴里大呼:“情书!情书!要告诉。”

股冲动把他绑起来扔出去。

太吵了!

“别吵,再吵把你偷硬币买冰棍事情说出去。”

迅速将了他一军,不消片刻,恹恹椅子上,撅着小嘴,安静跟只兔子似

躲房里拆了信,仔仔细细看完每一字,总算明白过来。

一段时间迷上了写作,经常会去某杂志社投稿,写一些小短文,连报酬都没那种,大概只而已。

看着自己一笔一画写出来文字,这种感觉很好,不过又不想别人认出来,所以便将名字孟兮改成孟喜。

文章被发表后,这杂志上边竟然还把址给贴了出来,所以才了这封信。

村长说还好几封信不知道,因为址不详,名字对不上,他全部拿回来。

村长说完便骑上他二手摩托车跑了。

说村长大人,你好歹多拿几封啊,一封,一封!

主人同年初中男生,名叫易呈,说实话,他字蛮丑,写歪歪扭扭,跟小蝌蚪似,还错别字迭出。

他写道:今年15岁,马上初三了,看了你写文章,好好看,也想写,但拿起笔睡着了,你能跟朋友吗?们一起愤发向上,起头并进……

抓了一把愤怒发,哭笑不得。

这人憨不行,还背面附上他自画像,差点没把笑喷了。

那画除了看出他很壮,便没啥了。

不过出于礼貌,给他回了一封信,内容也很简短。

大致不过说加油努力之类话,算敷衍吧,可除了这些,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。

写信容易寄信难,邮政局镇上,离家所旮旯很远,据说,至少二十公里。

不到逢集日,村里连台拖拉机都没

算算日子离下一次逢集还四日,些不耐,决定走路去。

觉得新鲜,他也欣然前往,与共赴数十里小长征。

一大清早起来,随便扒拉了几口饭便出发了,生意人,一月也回来一次,妈妈家种田,奶奶负责看管

们到镇上时候已经上午十一点五十多了,哭丧着脸说:“姐,脚疼。”

摸摸他脑袋,哄道:“回家给你揉揉。”

又委屈道:“姐,好饿,早餐都没吃饱。”

兜里掏半天,摸出来两块钱,满眼放光:“要吃肉包子!”

邮局马路对面,可卖包子菜市场那边,还好几百米。

“姐……”拽着衣角,嘟嘴卖萌都用上了。

无奈拉他先去买包子。

一块钱三肉包,大馅料足,肉香四溢,吞了吞口水,一咬牙给默默吃完那一,还饿不行。

“姐,你吃。”递给

没接,骗他说:“女孩子不能吃太多,会很胖,胖成球一样,太丑了,所以不能吃多。”

将信将疑,踌躇片刻还吃完了,嘴里还嘀咕:“怎么觉得不这样……”

拖着好奇宝宝,待磨蹭到邮局,人家已经下班了。

看了一眼对面大楼前大圆钟,已经十二点过八分了。

邮局门口挂着一块金属牌,上边写了上下班时间。

定睛一看,要下午两点才上班。

巴巴一屁股坐门口不远处,像两只被抛弃了小羊羔,可怜兮兮

“姐,靠一会,想睡觉了,老师说每天都要保持午睡好习惯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将头靠大腿上,不过几分钟便沉沉睡去。

抬手抚着他那柔软头发,心里些惆怅,也不知为哪般。

时间过于漫长,漫长到发着呆也睡着了。

们醒来之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赶紧将摇醒。

迷迷瞪瞪,奶声奶气抱怨:“还没睡够……”

邮政大厅人,一保安,两柜员,其中一还不岗位上。

花了八毛钱买了张邮票,又花一毛钱买了信封,小心翼翼将信塞进去,贴心从柜台上拿来一瓶浆糊,说实话,那玩意还挺臭

蹙紧眉头,一脸痛苦表情,他殷勤抢过手里信,替粘上邮票,并且将信封了口,塞进门口那比他还高绿色邮筒中。

对此很满意,忽然感慨不长大该多好?

办完事身上剩一块一毛钱了,说他好渴,其实从他吃完包子时候发现了,他不停舔着唇,吞咽口水声音都很黏稠。

兜里限。

咬一咬牙,带他去了小卖部买了一瓶不知什么牌子矿泉水,花了八毛钱。

这下好了,只剩三毛钱了,背着买了三粒大大泡泡糖揣兜里。

其实又累又渴又饿,可又能对谁说呢。

果不其然,才走了不到五公里,眼泪汪汪说:“姐,走不动了……”

料事如神拿出一颗泡泡糖哄着他:“再走到前边十字路口,给你嚼这。”

眼神一亮,瞬间了气力,可结果残忍口中所谓十字路口一直未能出现,说白了根本

这样连哄带骗又走了五公里,像泄了气皮球:“姐,你?”

因为谎言,勇气回答他话。

直到夜幕降临,们仍旧磨蹭路上,那段路特别不好走,左边陡峭山崖,右边湍急河流,没路人,没路灯,一切都黑色

山风吹来,树影摇曳,飒飒作响。

吓得直往腋下钻,带着哭腔道:“姐,以后再也不走路偷懒了,这里鬼……”

将他紧紧搂怀里,故作镇定道:“哪,这世上本没鬼,只……”

“只人多了,便了鬼。”怯怯接了话。

总觉得这话很耳熟,却又带着不确定陌生。

“汪汪汪!”一阵恶犬叫声摄人心魄,当即吓得腿软。

柔声安慰着,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折了一截树枝紧张握着。

恶犬声音愈发猛烈,吓得撒开脚丫子跑,那恶犬瞬间如同上了发条,猛然朝扑去。

“妈妈,……姐……”狂叫不止,越如此,那狗迫越近。

心急如焚,紧握着树枝朝那恶犬挥去。

“汪汪汪汪!”那恶犬跟疯了一般,掉转头一口咬住了小腿,腿下一凉,随即一阵透骨疼,明显感觉到那尖尖獠牙刺进了皮肤。

全身冒冷汗,手里拽着树枝都不知道动作了,确切说,被吓傻了,连大气也不敢出,因为知道,只要再激怒它,它大概能把皮肉撕开。

却并没想象中那么懦弱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团纸,朝那恶犬头顶上扔。

随即腿下一松,那狗迅速朝那团纸咬去。

赶紧拉着跑。

兴许那恶犬只饿了,一直埋首啃那团纸,们跑远了它也并未追上来。

,你兜里怎么会带着一团纸?”拉着,神色如常。

垂眉丧眼,小声道:“那男生写给你信,今天早上偷看,你上楼来叫心一慌塞兜里了。”

沉着脸,很想教育他一顿,可眼下也实不落忍。

又主动坦白道:“吃肉包时候好多油掉了出来,趁你不注意时候拿那信擦手了……”

“孟骁!你!”直挥拳头。

“对不起,姐姐,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